排球

严打不绝的地下户口指标买卖

2019-10-08 01:5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严打不绝的地下户口指标买卖

金艳/CFP 赵明要把好友刘辉的“婚姻”给卖了,售价是30来万元。 刘辉在一家央企上班,且拥有北京户口,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单位可以再给他爱人一个北京户口的指标。”赵明说。 这些成了赵明代为“吆喝”的资本。赵明说,由于买房着急用钱,刘辉托人帮忙把未来的这个指标卖掉,“也就是,他和女买家‘假结婚’”。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这场看似合理的交易背后,北京地下户口指标交易市场若隐若现。多年来,警方的打击始终没有停歇,但户口需求的原始冲动,推动着其价格不断走高。 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在进京政策之外办理户口,至少包括假结婚、假工作、公安“内鬼”操作等途径。同样宣称能走“神秘通道”的,还有骗人钱财的“黑中介”。 “世界上那一个有巨大利益的链条能禁止得了呢”研究户籍制度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太元直言,这些现象不是光靠打击犯罪、强化管理能够彻底解决的。 “假结婚”落户 这场并不光彩的交易中,熟人显然比陌生人更可靠。在一位熟人打过招呼之后,中国青年报联系上了赵明。 赵明目前在一家正规公司上班,本身并非户口中介。卷入这番生意,纯粹是临时帮好友刘辉的忙。 刘辉是一家在京企业的员工。这是一家创新型企业,在业内颇有名气,按照领导的说法,单位可以分给他未来的配偶一个进京指标。 “女朋友正在深造,家里又要买房,着急用钱,所以不得已要卖这个指标。”赵明介绍,刘辉顾虑,买户口的女士年纪不能太大,不然在单位的影响不好。 他们设想的流程是,先与买家领了结婚证,再由刘辉拿着结婚证到单位申请本应留给他爱人的指标。如果一切顺利,户口大概在两年后办完,等拿到北京户口,刘辉就与买家办理离婚手续。 这场生意将约定,“售价”是30万元左右,首付5成以上,待手续全部办完后再交齐余款。 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一场划得来的交易。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现阶段如果没有北京户口,外省市人士在购房、车牌摇号、子女教育等方面都将绕弯路。 与此相伴的是进京指标的稀缺。据媒体报道,外地进京人士如今已累计800余万,但进京指标多年来持续停留在每年大约18万个。庞大的需求与严格控制的供给,让这一社会议题备受关注,户口指标地下买卖市场也在夹缝中生长起来。 赵明告诉,他知道一个朋友曾经花45万元买了北京户口,“后来被查出来了,钱打了水漂,户口也被打回原籍,全白折腾了”。 警方的打击力度的确在加大。2014年8月,北京警方查获一个16人团伙,非法倒卖进京落户指标,其中1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滥用职权罪被批捕。 一名试图通过地下市场办理户口的当事人告诉,最近风声确实紧,他的交易暂时搁浅。 “这个户口靠谱就靠谱在是单位给的。”赵明对自己提出的流程很有自信,不过,由于通过单位走程序不容易,所以,两年时间是必须花的,“只能通过‘假结婚’才能办理。” 即使有熟人介绍,赵明仍然不愿让自己的朋友走到台前,“我可以帮你核实信息真假,但是,不能让你见到本人”。 不只赵明发现了这一秘密通道。在一个户口买卖的群中,一名自称是单身军官的男子也打算“假结婚”,再为买家办随军落户手续,“我是第一次结婚,单位不会问那么多”。 “这不算犯法,最多算玩玩政策。”他告诉,“我婚恋自由。” 相比借助身份优势,普通人的“假结婚”通道已被关上。按照北京市落户政策,如果外省市户籍人士希望投靠京籍配偶的户籍,婚龄需达10年以上。这样的限制,显然让普通人“假结婚”因漫长等待而不具可行性。 买“假工作”得指标 除了“婚姻”的赌注,工作也成为地下户口交易市场的砝码。 王亮毕业于北京一所着名高校,进入计算机行业的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公司待遇并不差,但没有给他提供进京指标。 “你成绩那么好,那么有本事,好几家国企愿意解决北京户口。你为了外企的高薪而放弃户口,不觉得可惜吗”王亮不止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 他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事实上,王亮已有了北京户口,并在北京市海淀区购买了一套面积不大的房子。 王亮的女友告诉中国青年报,这个户口花了十余万元,且大部分钱是由公司出的。这是一个集体户口,“挂靠”在其他有户口指标的企业。 另有多位不愿具名的当事人向证实,他们正在或者已通过“挂靠”的方式获得北京户口。这些操作的共同特点是,工作在A单位,且A单位没有为他们提供户口;户口落在B单位,但他们从未在B单位工作过。 实现这种挂靠,需要B单位高层或人事部门的配合,有些需要象征性的费用,有些因为是熟人而直接免费。另有些情况,甚至由员工真正的工作单位代为办理挂靠户口,目的多为留住人才。 相较“假结婚”而言,这样的“假工作”模式显然更容易形成产业。分析警方近年来公布的落户指标买卖案情发现,通过“假工作”落户的操作屡屡出现。 今年8月,北京警方称,北京众和信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名田姓经理,勾结十余家大型国企、高新技术公司人事部门人员,非法售卖这些企业接收应届大学、硕士毕业生工作及进京落户指标。 负责给这些大学生办手续的,包括易人合众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管理部张姓经理、中铁16局人事处张姓科长等人。递送给这些单位的学生简历,都是经过田经理筛选的。 警方称,田经理等人被抓获时,共牟利300余万元。单个户口的价格,最高的被卖到了33万元。 更早些时候,2013年,北京金吉列留学公司也出现倒卖户口的事件,涉事人员包括公司的朱姓总裁、唐姓副总裁等高管。 根据警方公布的案情,该公司每年可以从全国人才流动中心申请到几个应届生的户口指标。朱总裁等人商议决定将3个指标出售牟利,每个售价8万元。 在此后的利益链中,这一价格迅速被抬高。公司分管薪酬的一名刘姓经理将其中1个指标卖了15万元,另两个指标则托朋友分别被卖了26万、72万元。多出的钱均由刘经理及朋友私分。 注意到,在这些通过“假工作”落户的案件中,相关人员涉嫌的罪名多为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滥用职权罪。 上叫卖 即使没有熟人的引荐,地下户口指标交易市场仍然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互联上,打着各类名义的户口中介真假难辨。 在一家知名同城交易站的北京站,中国青年报用关键词“办理北京户口”搜索,有17931条检索结果。通过络渠道与一些中介取得联系。 注意到,大部分中介宣称的身份共有两类,一类是老乡或朋友是某一政府部门的领导,可以代为运作“假工作”;另一类是中介本人获得了所谓“空户”的指标。 他们宣称的办理渠道,分为快、慢两种,快的只需几个月。一名张姓中介称,他所依托的关系是某科研机构的领导,该单位每年都会空出两个户口名额。办成之后,户口将挂在该单位附近的小区。 “一到两个月就行,没有性别、年龄和学历的限制。”他如此描述这种“填补式”的操作方法。 更常见的办理方式,是主要针对应届毕业生的“借壳办理”。多名中介告诉,他们可以假借接收毕业生的名义进行工作招录,有了所谓工作,户口就自然可以办理。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中介宣称所推荐的工作,只需挂名即可,而有些则号称可以直接前往上班,“一次性解决了工作和户口”。 “可能出现的唯一问题,就是我们找到的单位你不满意。但是,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内进行岗位的调整,并且保证负责处理3~5年内出现的所有问题。”一名唐姓中介举例,一个法学专业毕业生希望去司法机关,如果找不到,就可以先到一些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再尝试转单位。 另一名中介的“效率”会差一些,他称,毕业生买家需要在毕业后为一家新成立的银行工作3年,3年之后才可以落户,“因为这家银行是年初刚成立的,有一些户口指标”。 所有中介都向坦言,现在无法直接办理户口,只能通过“借壳”的方式,“这在前几年还可以,最近一年公安机关查得严了,基本上花钱也办不下来了,所以只能走正规渠道,比如人才引进、研究生毕业等”。 至于这些中介所宣称的价格,最少的需要20余万元,多的达70万元。 此价格已经过了一番上涨。梳理媒体公开报道,大约在10年前,地下中介市场的北京户口价格为1万余元,目前最高的已突破70万元。 花钱买户口受骗 “以前找人办户口的时候,花多少钱,领导都不要。一被举报就全废了,花多少钱都捞不出人。”赵明听说,现在无法直接卖户口,前两年还可以办,“但今年查得特别紧,退了一批人。”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官张红星告诉中国青年报,今年上半年,他办理过两起与户口买卖有关的案件。 一起案件涉嫌招摇撞骗罪,嫌疑人是一名刘姓男子,冒充自己是看守所警察,宣称可以为一名外地服务员的两个孩子办理北京户口,收了1万余元。 另一起则涉嫌诈骗罪。张红星介绍,该区良乡有名李姓男子开了一间法律工作室,后来3个人通过朋友的朋友辗转联系上他。李称可以代为其孩子找工作且解决户口,最终共收取105万元。 两起案件中,刘、李均是到了承诺期限,但一直没把承诺的北京户口办成。最终,受害人报警。 另据《北京晚报》报道,2010年至2013年,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已查办利用办理户口实施诈骗的案件25件,依法批准逮捕25人,总涉案金额达650万元。 媒体曾分析,在前述25件诈骗案中,利用熟人关系实施诈骗的11人,通过朋友介绍实施诈骗的13人。同时,本土化犯罪的现象较为突出,北京本地人员13人,占52%。 在操作手法上,21人谎称自己或有亲友是公安、部队或其他用人单位领导掌握进京指标,此外,也有人利用售房捆绑办理户口、拆迁腾退房屋迁入户口等方式进行诈骗。 张红星告诉中国青年报,他们所办理的案件也呈现出一定规律。被害人“以前可能听说通过某种手段可以办理成功,甚至黑市上有专门的价码,这些老百姓间的口口相传,让他们以为花钱就能办成”。 据媒体报道,一些户籍民警受到处理,他们收钱并把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人的户口落下了,这无疑暴露出一些监管方面的漏洞。 张红星分析,这让被害人相信可以花钱买到户口,骗子也正是抓住这种心理,让人相信其有能力办好户口。 这种现状显然与北京户口客观上的含金量有关。作为首都,北京的生活、教育、工作及医疗等资源,都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过,这座特大城市的户籍政策正在缩紧。在很早以前,居民通过购房就能获得户口,但现在不行,通过结婚落户的方式也不那么简单,一些此前允许落户的大门逐渐封上。 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副教授褚宸舸认为:“户籍本身背后有利益,这种利益有稀缺性,不可能每个人都得到,再加上在户籍的分配过程中又存在‘黑箱操作’,所以有些想要得到的人选择通过不正当方式来买卖进京指标。” 在褚宸舸看来,倒卖户口的现象就和其他一些犯罪一样,不可能一下子就消灭掉,“和医院看病挂号都能产生买卖专家号一样,如果一些利益继续附着在户籍上,那么倒卖户口指标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文中赵明、刘辉、王亮为化名)

微信小程序应用
小程序开发免费电商
手机微商城怎么开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