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美军称解放军缺乏实战经验很难评估其作战能

2019-10-08 19:4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军称解放军缺乏实战经验很难评估其作战能力年03月27日 09:57东方09年中国军力报告附图:中国防空导弹、巡航导弹攻击范围示意图

  09年中国军力报告附图:解放军制作的反舰导弹飞行轨迹示意图

  美国当地时间25日下午,美国国防部公布2009年度“中国军力报告”,妄评中国军力发展。本文为美国军力报告节选内容。

  第二章:中国军事战略与军事理论

  “军队要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概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理论家们已经制定了一个以改革为主导的框架学说,打造一支能够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部队。通过汲取国外的军事经验,特别是美国主导的系列战争,包括“持久自由行动”与“伊拉克自由行动”,借鉴苏联与俄罗斯的军事理论,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历史,中国正在追求整个中国武装部队的转型。中国军事改革速度与规模是广泛而全面的。不过,解放军依然未得到过现代战争的验证。这种缺乏经验使得外界对解放军在学说方面的进展评估变得复杂。同样的,在中国也很难对其军力进行自我评估,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文职领导人必须依赖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官的建议,或从脱离现代战场的“科学的”的作战模式中找到答案。

  军事战略方针

  中国并没有公布一个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或国家军事战略类似的军事战略指导方针。因此,外界观察家很少能够直接观察到推动中国军事建设的战略概念、中国领导人对使用武力的想法,或是能够形成中国人民解放军力量结构或军事理论的应急规划。权威分析家的讲话与文件暗示出中国依靠被称为“新时期国家军事战略方针”的总体原则与指导方针,规划并管理武装部队的发展与应用。不过,2008年国防白皮书并没有可供外界详细审查“指导方针”的内容。

  学术研究暗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导方针”出台时间可上溯到1993年。这反映出了1991年海湾战争与苏联解体对中共的军事战略思想的影响。最近对“指导方针”的修订似乎反映出了中国对安全环境与战争特点的理解加深,融入了中国从其军事现代化过程中汲取到的经验教训,强调打造一支能够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的部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导方针”的“积极防御”是一种防御性军事战略,中国不会发起战争或打侵略性战争,只会为保卫国家主权与领土而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学》(2000)中写道,一旦敌对行动开始,积极防御的本质就是主动歼敌……战略方针是积极防御,军事行动重点则是主动积极进攻。只有这样,积极防御的战略目标才能够实现。

  中国人民解放军对美国与盟军在伊拉克与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进行了研究,目前全军已就此开展了广泛的讨论。其传统地面战侧重于消耗并歼灭敌军。利用“信息加火力”的新模式将地面部队视为联合部队中组成部分,侧重于快速占领关键战略目标并稳定战局。虽然当前这种辩论不可能会撼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导思想,但未来却有这种可能。

  除发展“歼灭”敌军的能力之外,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正在探索有限度的使用武力的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作战理称这些情况包括“非战争”武力应用——这是对政治高压的扩充。1995年与1996年在台湾海峡的两栖演习和导弹试射就是“非战争”武力应用的实例。有限度的使用武力的情况包括空袭和导弹袭击、锁定敌人领导者攻击和破坏活动。

  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为“积极防御”战与全军新作战方式发展并制定支持理论。

  ●海战。“积极防御”中的海军作战战略为近海主动防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肩负三大重要任务:抵抗海上入侵、保护国家主权、维护海洋权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作战理论侧重于六种进攻性与防御性作战:封锁、反海上交通线(anti-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海-陆攻击、反舰、保护海上运输与海军基军防御。

  ●地面战。在“积极防御”战略中,地面部队被赋予的任务是保卫中国边疆、确保国内稳定,并进行区域力量投射。中国人民解放军地面部队正从部署在全国范围内7个军区的静态防御部队————转型为一支更具攻击性与机动性的力量组织,作好了参与中国周边作战行动的准备。中国的地面部队正在把侧重点放在联合行动(尤其是与航空部队)、远程机动、“快节奏”行动以及特种作战行动之上。其改革以俄罗斯理论及美国军事战术为依据。地面部队似乎是解放军进行“特别、多军种、联合战术编队试验,以实现一体化联合作战”的带头部队。

  ●空战。利用美国与俄罗斯空军的模式,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从一支有限国土防御部队转变成一支更灵活敏捷的部队,这支部队能够在近海岸执行防御性与进攻性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任务主要包括:空袭、空中和导弹防御、早期预警和侦察、战略机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联合反空袭战役”中扮演主要角色,看起来这构成了中国反接近与区域封锁大部分作战计划的基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理论强调“联合反空袭战役”的本质是防御性战略,但在作战与战术层面,其要求对敌方基地与海军力量展开攻击。

  ●太空战。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将太空视为现代信息战的中心。的确,解放军主要刊物在2003曾刊登过一篇题为《控制太空在现代化高科技自信战中起到决定性作用》(Control of Space is Decisive in Modern High-Tech Informatized Warfare)的分析性文章。该文章称,中国似乎没有致力于太空战役,而太空行动却是战役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理论杂志《中国军事科学》称,太空中的信息时代战争将变得更加激烈。具体而言,天基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系统)对实现并协调联合作战以及赢得战争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获取能够改善其天基C4ISR能力的技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美国与联军军事行动分析家强调了太空行动对信息化战争的重要性,称“太空是信息战场中的制高点。战场监督与控制、信息交流、导航与定位、精确等都需要依靠卫星与其他传感器。”

  同时,中国还正在发展攻击敌方太空资产的能力。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着作强调“摧毁、破坏与干扰敌方侦察/观测及通信卫星”的必要性,说明为使敌方变“盲”变“聋”,这种系统经及导航与早期预警卫星都会位于其最初攻击的目标之列。同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美国与联军军事行动分析家还指出“摧毁或捕获卫星与其他敏感器……将剥夺敌方在战场上的主动权,使之“很难”充分发挥其精确制导武器的作用。

  中国军事着作还讨论了太空战的重要性——其能够对敌方施加心理压力,影响其作战意愿。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2003年出版的一本《联合太空作战》(Joint Space War Campaigns)的书中,作者袁泽路上校(音译Yuan Zelu)写道:“太空震慑性和恐吓性打击的目标是阻遏敌人,而不是激怒敌人并使之投入战斗。由于这个原因,选择打击的目标必须少,打击必须精确,(例如),打击重要的信息资源、指挥与控制中心、通讯中枢与其他一些目标。这样做会敌方作战组织体系的结构,并将给敌方决策者们造成巨大的心理影响。”

  2007年中国的直升式反卫星武器试验证明了与理论相比,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反太空武器系统上的兴趣要浓厚得多。除已经反卫星武器试验证明的“动能杀伤”之外,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正在发展干扰、致盲或以其他方式破坏卫星及其他地面支持设施。

  朝全面作战的观点迈进

  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中国文职及军事战略家一直就现代战争的性质问题进行辩论。这些辩论汲取了有关中国战略传统及其历史经验的内部资源,以便提供有关“军事革命”、“不对称战争”以及“信息化战争”的观点。这种辩论突出了中国有关战争的非动能手段的浓厚兴趣,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理论及战争规划中,经济、金融、信息、法律和心理手段都得到了增强。

巴南历史网
郑州租房网
恩平娱乐新闻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