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六十一章 再见慕容

2020-01-17 02:0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六十一章 再见慕容

“海少,小弟敬你一杯,先干为敬!”洛阳南城一家酒馆里,王烈举起酒碗对唐海说道。

唐海咽下嘴里的一大块卤好的驴肉,这家老字号的酒馆位于一个小巷子内,不是熟悉的人还真找不到,这里肉好,酒也不错。他举杯和王烈碰下了一下,仰头干掉,说道:“小王啊,看不出来你长得柔柔弱弱,酒量还真不错。”

他们来了十多个人,另外的人都在另一桌凑成一块拼酒,这边王烈和唐海还有李素宁在一张小桌上,一上来王烈就跟每个人干了一杯,十几杯足有两三斤酒下来他面不改色。

“海少,能不能换个称呼,小王也太难听了。”王烈郁闷地说道,这唐海一张嘴真是口无遮拦。

“行啊,要不老王?”唐海说道。

“噗嗤――”王烈一口喷了出来,“去你的,隔壁老王那种传说中的人物我可招惹不起,你还是叫小王吧。”

“隔壁老王是谁?很厉害吗?”李素宁放下筷子,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盯着王烈问道。唐海也好奇地看着他,他也没听过隔壁老王是谁。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王烈慢吞吞地夹起一个花生米扔进嘴里,得意地说道:“隔壁老王是个极其神秘的人物,堪称天下所有男人的死敌,虽然名扬天下,却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的真面目,他每次出现必定有一个男人惨绝人寰,从来没有例外过。”

“这么厉害?”唐海张大嘴,“江湖中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我竟然都不知道,有机会真要见识一下。”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见到他。”王烈忍住偷笑,严肃地说道:“每一个跟他有交集的男人都会痛不欲生。”

“他只打男人吗?那我见了就不要紧了?”李素宁歪着头问道。

“你就更不能见了!绝对不能见!”王烈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一点都不想遇到!”

“好罢,师兄不想见我也没兴趣。”李素宁说道,捧起碗吃起饭来,自从上次在草原上喝过酒之后,王烈坚决不准她碰酒了。

“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王兄!”一个声音传入王烈耳朵内。

王烈抬头一看,正看见一个潇洒的身影迈进酒馆的门槛,来人二十多岁年纪,身材挺拔,一袭青衫,手握折扇,端地是一表人才,正是恢复了原貌的慕容恪。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王烈说道。

“烈少,是朋友?”唐海问道,他最终还是给王烈改了个称呼,话说他今年也才十九岁而已,叫王烈小王也是听不合适的。

“有过一面之缘。”王烈不咸不淡地说道。

“相逢即是有缘,不知王兄介不介意在下拼个桌呢?”慕容恪摇着折扇走进,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

“都是朋友,坐,小二,加副碗筷!”唐海抢先开口道。他看这人跟王烈气质有些相近,想来是人以群分,估计是王烈的朋友了。

“慕容兄怎么有空跑到这里来了?”王烈问道,他对慕容恪的观感倒是还不错,只不过因为对慕容复的不喜欢使他下意识地不想跟慕容家多有交往。

“唉,没办法,在下俗事缠身,不得不到处奔波。倒是比不得王兄逍遥自在。”慕容恪在王烈左手边坐下,他对面是唐海。

“王兄,这位兄台是?”他面对唐海问道。

“我叫唐海,是王烈的朋友,你也是他的朋友吧,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来,咱们走一个。”唐海说道,一连串绕口的朋友说完拿起酒壶就给慕容恪满上了。

“原来是唐兄,在下慕容恪,幸会。”慕容恪连忙抢过酒壶,先给唐海满上,然后才给自己倒上,在座的他年纪最长,却把自己放得很低,让王烈再次刮目相看。

“唐兄可是洛阳当地人?”酒过三巡,慕容恪问道。

“不是,不过我在洛阳待了一年多了,这满城上下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你要是想游玩我给你推荐几个地方。”唐海大咧咧地说道。

“慕容兄这是要回姑苏还是专程到洛阳来的呢?”王烈看似无意地说道,他可清楚地知道慕容家想干什么,慕容恪看着人不错,可也难保是要搞些什么阴谋。

“都有吧,我这趟是要回家一趟,到洛阳来呢,也是专门过来拜访几个武林同道。”慕容恪倒是没有隐瞒,王烈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姑苏?”本来有些酒醉的唐海眼神一亮,道:“难道你是姑苏慕容氏的人?慕容龙城你认识吗?”

“惭愧,那是家父。”慕容恪拱拱手说道。

“你是慕容龙城的儿子?!”唐海大声说道,酒馆内好几桌客人都看了过来。

慕容恪略有尴尬,道:“正是。”

“海少,淡定,低调。”王烈说道,李素宁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胖子一惊一乍地,还没自己稳重。

“我擦,你竟然是慕容龙城的儿子,牛逼啊。”唐海冒出句脏话:“你能不能让你爹给我签个名,他可是我的偶像,我也是立志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男人!”他一副眼冒金星的样子。看来慕容龙城这名义上的天下第一高手人气还是挺好的。

慕容恪有些尴尬,在座的王烈和李素宁可是知道自己父亲败在他们师父手上,算不得天下第一,不过他也不能拆自己父亲的台不是,讷讷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海少,能不能别这么丢人,慕容大侠可是天下第一高手,哪有功夫给你签名。”王烈拍了唐海一下,说道。

“我去,不管了,我可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儿子――的朋友,我看以后谁还敢招惹我。”唐海摆出一副嚣张地样子说道:“家里那群小子还敢笑我,老子可跟天下第一高手都有交情了。”

“那个,唐兄,家父是家父,在下是在下。”慕容恪有些无奈,有个名头太大的父亲也不全是好事,很多时候别人都忽略了自己的存在,或许这也是他看王烈比较顺眼的原因,王烈就没把他爹当回事。

“明白,明白。”唐海哈哈笑道:“来,慕容兄,咱们喝酒,咱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好,唐兄,干!”慕容恪也是豪爽之人,举杯道:“王兄,很高兴再次相遇,干!”

王烈也举起酒杯干了一杯,这古代的酒度数虽然不高,喝多了也有些醉了,王烈可没有乔峰那般千杯不醉的酒量,不过他作弊的手段可不逊色于段誉,虽然不懂六脉神剑,不过以王烈此时的内力已经远在初遇乔峰的段誉之上了,逼出体内酒气轻而易举,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喝酒就是为了一个痛快,一醉又何妨!

深圳博爱曙光矫正牙齿
长春在哪家医院可以看牛皮癣
贵州专业治癫痫
泉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中山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