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北京清掃爆竹皮415噸隨地燃放增清掃難度

2019-11-09 01:2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清扫爆竹皮41.5吨 随地燃放增清扫难度(图)

昨日,慈云寺桥,晚上10点,燃放点的烟花垃圾比去年有所减少

昨日,永定门附近,燃放烟花之后的垃圾留在护城河边,部分被风吹入河中

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一清晨8点30分,环卫集团出动250余名环卫工人,共清运烟花爆竹残屑41.57吨,与去年同期43.04吨相比,略有减少

清扫爆竹残屑,不仅工作量大,而且存在火灾、爆炸等风险,需要边扫边排险为防止燃放中的火灾事故及残屑被风吹散污染环境,环卫集团对重点设施周边进行增湿作业,并成立了专业应急供水作业队伍,随时待命今年,在进行过湿化作业的重点设施周边以及重要路段未发生火情

清扫集中燃放区域时,对于体积较大的烟花爆竹残留物,采取人工捡拾、搬运等低碳方式清理;对于体积较小的碎屑,进行道路作业车辆巡回清扫,随后将清扫出的烟花爆竹皮残屑运到指定地点,进行集中中转、分选处理

故事

400米路面扫出3600斤“炮衣”

新京报讯 16个小时没合眼,环卫工殷师傅觉得,大年初一是一年中最累最难挨的一天

同仁东路,是南三环边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其中400米是殷师傅的“管辖区域”

昨天,殷师傅的清扫从初一凌晨0点开始,全天整整工作了11个小时一共扫出25车垃圾,绝大多数都是爆竹残屑

除了巨大的工作量之外,殷师傅的清扫中还会面临突然燃烧起来的炮竹残屑堆和未燃尽爆竹突如其来的爆炸与日常清扫相比,春节期间的工作不仅要快速,更要小心行事

“其实大多数人也理解我们”,殷师傅说,夜里在路上清扫时,会有人特意把放完的鞭炮扫成一堆,方便自己打扫但也有些时候,殷师傅刚扫出的鞭炮堆,会被路过的人一脚踢散

清扫 5小时扫出18车“炮衣”

春节前,殷师傅得到通知,大年初一0时开始加班,任务是清扫烟花爆竹残屑

大年三十晚七点,刚下班的殷师傅匆匆扒了两口盒饭,躺上集体宿舍的床板上,穿着工作服抓紧时间“眯一会儿”晚上十一点,他被工友叫醒,骑上三轮车,赶往20分钟路程外的同仁东路,此时的小路上到处都是炮衣

“我来回扫,前面扫完,后面又放了”,殷师傅在400米的小路上弯腰连扫了5个小时,到早上5点可以下班吃饭时,“不记得来回了多少次,腰疼得受不了”

殷师傅算了算,从零点到五点,5个小时里他共扫出了至少18车垃圾,几乎全是烟花碎屑和炮衣

早上5点,殷师傅在常吃饭的菜市场里逛了几圈,却发现没有店铺开门仅仅休息了2个小时,殷师傅又开始白天工作—从7时至11时,下午3时至5时

排险 清扫前先看是否有“地雷”

在殷师傅看来,清扫鞭炮,最困难的地方有两点

首先要时刻“清雷”不少鞭炮屑“里面闷着气,其实没灭”,清扫得特别小心,可能刚一扒开就又着了,个别“瞎火”的炮仗,还会“啪”一声爆炸因此,清扫时需要配合点儿沙土,等判断没“地雷”了,才能放心加快速度

有些烟花堆,常因为“闷着热”而突然自燃殷师傅记得,自己在凌晨清扫鞭炮时,遇到三次“火情”三次都是自己远处的一堆鞭炮屑突然蹿出火苗,而同仁东路两旁停满了轿车,“火苗就在车边蹿起来,不注意就能点着车”

因为身边没有水,殷师傅只能把路面的沙土堆起来,浇到火苗上灭火,“这要是着起来可不得了”

最烦人的是,清扫“前脚刚扫过去,后面就又放了”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在路面上放烟花,“有时候刚扫过去,就听见后面噼噼啪啪,挺闹心的”

运输 鞭炮碎屑配有“专车”运送

殷师傅估算,自己的三轮车装满了起码也有200斤按初一凌晨清扫出18车垃圾计算,当天晚上最起码也在400米的路上扫出了3600斤

负责附近几条街道的垃圾处理站负责人郭先生表示,大年初一至凌晨5时,自己共看到了三四车专门运送“炮衣”的卡车

他说,“炮衣”绝不能与生活垃圾放在一起环卫工会将扫到的炮衣集中至提前规划点,倒成一堆,有专人负责看管随时灭火,等待专门运送炮衣的卡车前来将其运走

昨日下午,丰台区环卫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区域内鞭炮垃圾数量已大幅减少,但“面更广了,市民会随地燃放,增加了清扫难度”

急性心衰和慢性心衰的治疗
生物谷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