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盛华双杰第二百五十三章风影客

2020-01-24 21:1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盛华双杰 第二百五十三章 风影客

张校长被解职,学校很快又来了个王校长。[燃^文^书库][]

但这个王校长到了学校后,第一件事却是给学生增加了大量的课程,许多与师范类无关的课程也被安排在我们的课程作业中,如:工商、符文、园艺等等,我猜测,是那位新校长担心学生没事可做,多了闲心,就会去游生,会闹事,于是干脆用繁重的学业压得让学生抬不起头来,无暇顾及其它事情,因此他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这样学校会少出一些乱子。

于是润东哥欢迎新校长的心情还没维持两天,他又开始痛斥新校长不懂教育,不懂学业。当然,现在他只是在寝室里发发牢骚,他身上已经有个记大过的处会,不能再带着同学们去了。

现在他只能忍!

我们学校这里大事xiǎo情的不断,盛华民权帝国里的事态并没有什么好转。

大郎帝国在占领了盛华民权帝国两个地方后,没有退兵,一直驻扎在那里。

而袁宫保的已经对大郎帝国用出了照会、交涉和等外交手段,但也仅此而已,然后袁宫保便再没有了其它任何举动,更不敢对大郎帝国宣战。

而这些天,报纸上天天刊登的文章都是大郎帝国与盛华民权帝国武装力量对比的情况,显然这是袁宫保想让民众知道,现在盛华民权帝国根本打不过大郎帝国,由此可以看出来,袁宫保也是无奈,他做为总统,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的领地被别人占了。

但现在世界形势就在这里,西面的那些大帝国已经得打乱了营,没有一个消停的,都顾不得东面的事情。而东面这里,利坚帝国宣布中立,应该是在等待着局势看得更清楚些时,再决定倒向哪一边,而大郎帝国虽然对德尔曼帝国宣战,可德尔曼帝国根本打不过来,于是大郎帝国就在东面这里称王称霸。

如果盛华民权帝国对大郎帝国宣战,也等于是卷进了这场世界范围内的大战局中,就成了参战方,那样的话,不但是大郎帝国有可能对盛华民权帝国开战,其它的与大郎帝国是同盟的国家也可能对盛华民权帝国宣战。

而,大郎帝国在此刻挑衅盛华民权帝国的举动,甚至是可以説是他们想要诱导盛华民权帝国参战,给他们侵略制造借口。

袁宫保一直在宣布中立,这是个无奈之举,盛内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也支持这样的立场,同时袁宫保一直在报纸上用各种方式拼命解释着保持着中立的原因,这也稍稍缓解了国内人的对立情绪。

当然,最主要还是袁宫保的兵多,他説不打,别人也伸不上手。

所以现在帝国的时局就这样僵持下来。

我对帝国局势关注较少,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忙。

今天,我再次来到拳市这里,脚步匆匆的直接走向老管家的那间xiǎo屋,心情很是不满。

自从上次我和御驾双星比赛过后,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这个老家伙一直没有给我安排比赛,今天必须得找这老家伙好好聊聊,只修炼,没战斗,这是打造不出绝dǐng强者的。

急匆匆的走进xiǎo屋,在进门前我用直觉感受了下屋里,应该只有老管家一个人,所以我还没进门,就立刻愤愤的抱怨道:“老管家,你直接给我安排对七星斗者的战斗吧,我不等风影客了,等他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

可走进屋里后,当我説完这句话之时,我突然感觉浑身汗毛一乍,后背冷溲溲的。

这时我才发现,老管家对面居然坐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黑衣服、黑鞋、黑头巾,那人坐在那里就像似一团浓重的阴影,偏偏他又坐在阴影中,让人不易察觉,以我这个猎人的敏锐度,在刚才进门时居然没有发现这个人,如果不是那人此刻回头扫了我这个方向一眼,恐怕仅仅凭着我的感觉来判断,我根本没办法发现那个人的存在,那人仿佛连呼吸都没有,就像个幽灵一样。

我猛然的站住,一脸的愕然,与那人保持着警戒的距离,因为那人刚才看了我一眼,可他的眼中却无光,这更显骇人,就如同黑暗中魔鬼的狞视,恐怖和危险气息骤然弥漫全身,给我的感觉就像似站到了一头黑暗系的魔兽身边。

尴尬的看了我一眼,老管家表情局促,见我进来,此刻老管家没有如往常那样热情的站起来,只是对着我翘了下嘴角,很生硬的挤出了一丝笑容,同时压低了声音,xiǎo心翼翼的看着我説道:“我现在有客人。”

这意思很明显,他眼下的这位客人比我重要得多,得罪不起,这客人比我这个拳市中的大红人还重要得多,他要先处理完那人的事情后才能接待我。

diǎndiǎn头,从先来后到来説,也是人家先到,我应该让对方先把事情处理完后,然后才接待我的事情,况且留在这里,站在那人的身旁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十分别扭,所以我转身就要走出去。

“你就是xiǎo蜜蜂?”

突然,一个干涩得如同石头缝里磨出来的声音从那个黑衣人喉咙里撕扯了出来。

听到这个冰冷生硬得不带一diǎn感*彩的声音,让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扭头向那黑衣人望去,此刻我才正面看到那人的面孔。

首先一双厉冰样的暗眸让人仿佛看到了不尽的无底洞,看他年纪只有大约二十岁左右,可这人的像貌极为普通,横宽的脸,再无其它特diǎn,如果在人群里看到这人,没人会把他当回事,可偏偏那人看向我时,我此刻却不由自主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那双黑暗而又冰冷的眸子上,那双眼睛不能説没有任何感情,如果硬要去寻找的话也许还能找到些冰冷和残暴的影子。

“是的。”

怔了下后,我diǎndiǎn头,凛然答道,虽然我没有化妆,但被人认出了xiǎo蜜蜂的身份,我也不必刻意再隐瞒,索性就承认下来。

那人微闭了下墨色的眼睛diǎndiǎn头,然后把冰冷的目光扫向老管家,再次用他那磨沙嘶哑的声音低声的狞叹道:“这个对手还不错。”

老管家被那人目光扫视过后,先是打了个寒战,然后xiǎo心翼翼的皱起他老树皮般的脸,生硬的笑了笑,説道:“是的,也已经击败了五星斗者组中的火影战蛇和御驾双星。”

“你是风影客?”

我暮然醒悟,已经猜到出了对方的身份,这个风影客虽然在拳馆中打了多年的比赛,成名已久,一场未败,但到了后来,已经很少有人再向他挑战,再加上他的比赛通常都是晚场的最后一场,所以我这个拳馆的新手从没有看到过他的比赛,我这也是第一次看到风影客本人。

风影客没有回答我的话,也没有再扭过头,只是冷冷的板着宽大的脸,看着手中的茶杯,那样子就好象没有听到我的问话一样。倒是老管家慌忙接着我的话,抢在前面帮着答道:“是的,这位就是风影客先生,xiǎo蜜蜂是新人,应该还不认识您。”

“你想和我比武?”

不等老管家的话音结束,风影客再次用冰沙般低沉的语气问道,而且他依旧是只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就像似对着那茶杯在説话一样。

从对方那骇人的气势上我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强大,他身上有的简直是如魔鬼一般的气息,非常危险,但对方的傲慢和无理让我得是不满,甚至是气愤,我昂起了头,用平淡而又毫不畏惧的语气甚至像似在挑衅的姿态答道:“是的,你不想?”

缓慢的微微diǎndiǎn头,那个风影客就像似给我打分一样,依然在用强大的气势显示着他的傲慢:“好样的,就把我们的比赛安排在三天后吧!”

説这话时,那个风影客头也不抬,静静的用墨黑的眸子看着眼前的茶杯説道,依然像似在对着茶杯説话。可,这明显是在跟老管家説话,他是在吩咐老管家,那样子就像似在吩咐他的佣人一样的随意,并且不容置疑。

“哦……,唉!”

茫然的怔了一下后,老管家居然真的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我一阵愕然,之前我见到的老管家对赛事的安排从来都是説一不二,今天面对风影客这种完全是无理的安排方式,居然直接diǎn头认同,立刻就修改了比赛安排,这让我更是好奇而又疑惑的看向面前的这个黑衣人。

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不明白这个风影客为什么可以让老管家如此顺从他的命令,如果单从修为和能力技巧上来説,这风影客也不可能称得上是第一人,毕竟他只是五星的斗者,年龄也只是二十岁左右,这人难道还有其它背景吗?

我相信一定有!那他是什么身份?

难道他是这拳馆老板?不是很像,老管家是个看人下菜碟的老东西,遇到老板他完全可以用摇尾乞怜的方式来讨好,不怕这般xiǎo心翼翼,况且他刚才説了是客人。

就在我胡乱猜测之时,突然风影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起身后就如同阴风般的从我身前飘了过去,就像似鬼魂。

那阴风从我身旁掠过,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紧绷,那危险气息*得我不得不戒备。

可等风影客的身影在我面前走过去,在门前消失后,我才突然发现,刚才我居然没有听到风影客走出去的脚步声,一diǎn声息也没有听到,还有,还有,风影客的身材好像不高,他的身材居然只到了我额头的位置,现在我才十五岁,他居然还没我高,可他却是被众位高手都忌讳不已的强手。

直到风影客走出去多时,我的心好象还在紧紧的悬着,这人让我感觉深深的不安。

北京京都儿童私立医院口腔科
常熟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安徽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锦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福建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