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永夜君王 章二一六 空中缠战

2020-01-17 00:4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夜君王 章二一六 空中缠战

布洛克斯座舰射出的是穿甲爆破弩,它正正射在英灵殿的头骨上,旋即是惊天动地的爆炸,一些白色骨片被炸得四处飞溅,最终在地竜头骨上留下一个直径数米的浅坑。

大公主炮的威力,让英灵殿舰身巨震,整个战舰的冲势都为之一偏。

虽然以地竜头骨的厚度,就是再轰几十炮也别想洞穿,可是被震得身体一晃的千夜,脸色却是十分凝重。

“检查损失!”千夜的声音瞬间传遍全舰。

“主炮正常!”

“左舷副炮群故障七门,人员损失二十。”

“右舷副炮群故障三门,人员损失十五。”

各处损失回报转眼间汇总到千夜处,千夜便知道自己的担心不是多余。魔裔的这艘大公级座舰并不是可以轻忽的对手,被它连续轰击,哪怕地竜身躯挡得住大部分攻击,可是爆炸产生的震荡却会损毁舰内的设备,同时对人员造成杀伤。

而布洛克斯的座舰与英灵殿擦身而过,一个灵动的回旋,又折了回来。那根钉在它舰首的巨弩,丝毫没有影响它的机动和战力。

霍华德站在千夜身边,忽道:“我想起来了,那是叹息之墙!在我们对面的是布洛克斯大公!”

“他是谁?”

“布洛克斯一直是魔裔中最擅长舰队战的强者之一,在他的指挥下空战罕有败绩。他本人最著名的能力就是叹息之墙,拥有不可思议的防御能力。据说那还是一个近似大君级的魔裔始祖能力,而且耶路生家族的强者普遍长于防守,布洛克斯拥有这种神技,就更难对付了。”

千夜忽然想起当年在黑流城遇到过一名使用“黑曜之盾”的魔裔子爵,好像也是耶路生家族的,让他和宋子宁颇费了点力气,不由皱眉,道:“他能用几次叹息之墙?”

“过往的纪录,最多是三次。”

千夜双眉微微舒展,这样恐怖的防御能力,自然消耗极大,虽然只有三次,但已经足以在大多数的战斗中决定胜负了。没有几艘大公座舰能够硬顶对手三记主炮轰击还不落败的。

只可惜,这次布洛克斯的对手是英灵殿。如果不计损失,千夜可以面不改色的连顶对手七八次主炮轰击。

英灵殿再次提速,在空中跃升高度,直接从布洛克斯座舰的上方跃过,随即竜尾一甩,狠狠抽向布洛克斯的座舰。

竜尾扫击,这才是英灵殿最大的杀招。沉陆虽然威力出众,可是比起英灵殿毕竟差了一个档次。

然而布洛克斯的座舰舰首不动,舰尾突然一甩,然后整个战舰横着甩飞出去,恰好避过了竜尾一击。

这又是一次不可思议的机动,完全超乎千夜的预料。他没有想到长达三百多米的巨舰能够使出这种在高速小艇上才会出现的机动。

不过千夜却并不慌张,驱使英灵殿甩尾调头,沉陆再次轰鸣。而这一次的攻击,依旧被叹息之墙挡住,多米尼克的反击则再一次轰中英灵殿的头骨,就连千夜都被震得有些头晕。

两艘巨舰很快就缠战在一处。英灵殿首尾皆是死域,无论竜首撞击还是扫尾,都是威不可当。而布洛克斯的大公座舰则是展示出无以伦比的机动性,数百米巨舰灵活得如同一只苍蝇,绕着英灵殿不断飞舞,每每险而又险地避过攻击。

激战多时,千夜的英灵殿居然没能象样地击中布洛克斯一次。沉陆的轰击倒是有命中目标,只是经过叹息之墙的削弱,并没能给对手造成致命的损伤。

千夜这才明白,难怪布洛克斯敢凭着一艘大公座舰就上来迎战。看来除了他自身战舰传奇般的机动性外,那位大公更是曾对英灵殿有过极为深入的研究。

最显著的地方就表现在,每每英灵殿蓄势待发的时候,布洛克斯都能提前机动,规避最为致命的扫尾和撞击。

这样打下去,千夜自是立于不败之地,然而魔裔来的可不只是这些战舰,更多的是运输船。

趁着英灵殿在高空被死死缠住,魔裔的运输船一艘艘降落,几乎是以倾倒的方式将大量战士和装备卸下,然后再次腾空,沿着来路返回。

数以万计的魔裔和议会直属部队就在曦日大陆上登陆,集结,然后扑向血族匆匆修建的阵地,地面战斗就此展开。

空中和地面战斗同时进行,同样激烈。

在谷地上空,英灵殿与布洛克斯座舰激战的战场,没有任何战舰敢进入交战范围。他们可没有大公座舰的威力和坚韧,只要敢过于接近,英灵殿一个尾击就能将他们拦腰截断。

而为了保护下方的血族,英灵殿也不能随意离开防御区域,否则以布洛克斯座舰的机动性和恐怖火力,居高临下,只要一轮齐射就能给血族造成不可挽回的伤亡。

就这样,空中战局出现了僵持。

舰桥内,布洛克斯时时会向操控台注入魔气。而在指挥舱两侧,包括林嘉儿在内,竟有多达四位公爵,都在向面前的控制台注入魔气。

正是这些顶级强者的强悍力量,支撑着庞大战舰进行种种不可思议的机动,创造了以一已之力牵制英灵殿这个级数巨舰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四位公爵中,林嘉儿是最先支持不住的一个。她毕竟刚刚晋阶,而且使用了特殊手段,造成如今未稳固的实力比普通公爵还要弱上一线。

她刚刚离开控制台,忽然身体向前飞出,身不由已地落到布洛克斯手中。

大公扼住她的脖子,象拎小鸡一样将她提起,喝道:“这就是你说的无人能够再改进的沉陆?它的威力和你提供的数据差距有些太大了吧?”

林嘉儿本就魔气耗尽,此刻更是无法呼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布洛克斯其实并不期待答案,只是想为心中怒火找个发泄出口。他将林克尔抛在地上,冷冷地道:“别以为靠上了那个老家伙,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的份上,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滚吧!”

林嘉儿默默爬起,头也不回地出了指挥舱,谁也不知道她眼中深处,那闪烁的光芒是什么。

英灵殿上,千夜不停地驱动竜舰追击布洛克斯的座舰。这样持之以恒的攻击,迟早对方都会犯错。

地面的战斗也渐渐激烈,魔裔先头部队遭到猛烈阻击,顷刻间就损失惨重。而他们刚落地尚未完全适应曦日大陆的自然环境,还击的火力十分凌乱,根本压制不了血族火力。

不过这支部队都是精锐,转眼间就从最初的打击中恢复,分别冲向左右山壁,寻找掩护。而中军部分则是在射程之外构建移动掩体,以作前进基地。

血族有备而战,英灵殿带到这里来的都是各古老氏族的直系后裔,或许有些实力不怎么强,对战经验也不丰富,但是都受过严格且正规的基础训练,在阵地战的首次击发时,就能看出不同,他们的射击精度普遍比一般混编部队要高,第一波弹雨就给魔裔造成了可观的杀伤。

但前来追捕的魔裔和议会直属部队也都是精锐,迅速找到掩体后,还击也是及时有力。可是夹角处的开阔地带没有任何隐蔽物,也没有以往战场上用来消耗火力的仆军,让议会部队无法顶着弹雨冲锋,只能和血族对射。

转眼之间,战争就进入了千夜预想的轨道,血族和魔裔隔空交火。魔裔有更多更富有经验的狙击手,而血族则是占据了地形和工事上的优势,双方各有所长,伤亡也梯次增加。

伤亡的交换比例比千夜预想的还要好一些,这些古老氏族直系后裔的战斗素养确实出色。只不过议会部队的损失还有后续兵力可以弥补,而血族则是死一个少一个。

地面战事进入消耗阶段,比拼的就是双方的意志和战斗意愿。在这一点上,血族因为已无路可退,倒是不太可能成为失败的一方。议会是联军,伤亡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士气就必然会出问题。

大公战舰上,布洛克斯的脸色阴沉,宛若风暴在酝酿。他输入魔力的频率越来越高,可是效果却并没有变得更好。

四位公爵中,又有一位公爵魔气耗尽,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没有叹息之墙的阻挡,哪怕是沉陆的攻击都会对座舰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更不敢让英灵殿的竜尾扫在舰身上了。竜尾一击的威力,可以直接将无防护状态的大公座舰抽得半折。

其实沉陆威力大些小些并不能从根本上影响战局,只是布洛克斯虽然针对英灵殿做过研究,可是资料归资料,他亲自面对之后,发现以往已经提高了一个等级的评估,竟然还是低估了。

布洛克斯现在的压力实在太大,起初,他本来都有一些战而胜之的信心,四位公爵就是专门为防御系统准备的后手,可是如今看来依然不够。

他责怪林嘉儿,不过是迁怒而已。

英灵殿内,夜瞳没有了一贯的慵懒,除了帮着稳定内部环境,还在关注着下方的战事。而黑暗福音更是满脸凝重,下方每一个血族重要后裔的阵亡,都会让他的面颊有所抽动。

片刻之后,他长叹一声,苦笑道:“下面那些孩子中,有些还是我过去老仇家的后裔。可是现在看到他们每死一个,我的血核都会抽痛。”

夜瞳道:“我们本就是自鲜血长河的源头而生,都是鲜血长河的一部分。每一个印记的缺失,都是鲜血长河的损失。”

霍华德摇了摇头,道:“能看得出,魔皇是想要把这几个氏族的印记完全从鲜血长河中抹除,只是我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想要毁灭整个血族,那么从帕斯或者门罗下手才是对的。”

在如今血族的认知里,夜之女王是整个种族的根本所在,十二古老氏族是核心根基,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帕斯和门罗则是领衔者,这两个氏族的主族和支系也是最繁茂的。

但是霍华德等人在营救中发现,与他们料想的有些偏差,这次被打击得最厉害的古老氏族里并没有这两家,反而是排名比较靠后的几个。若要说魔裔担心夜之女王的怒火,是完全说不通的。

不过霍华德也清楚,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上来,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只能去问魔皇。他向还在与英灵殿缠战的魔裔大公战舰看了看,有些掩不住的焦急。

布洛克斯的座舰有如最灵活的猎豹,让英灵殿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一时间束手无策。最终的胜负可以预料,然而胜利的时间却难以预期。

六安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沈河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看妇科医院
广西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哪家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